52开方子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沈忘心摇了摇头,怜悯地看了眼他怀里的柱子,旋即眼神一凛,质问道,“你连自己儿子的诊金是多少都不知道,居然还有脸到我村里来闹事?你若还不明白,我就同你一一掰扯明白!你爹娘趁我不注意时逃走,我根本还没机会同他们提到诊金的事情,他们怎么可能知道诊金到底有多少!”

    柱子爹顿时明白过来,脸上的表情僵住,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什么的好。

    沈忘心当然不会就这么放过他,加重了语气,逼问道:“我问你,你儿子的病到底医还是不医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柱子爹回过神来,他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得通红,张开嘴困难地说出个字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不医,那就把孩子抱回去,最多一个月等着收尸吧!”沈忘心不给他喘息的机会,说出的话让这对小夫妻如堕冰窟。

    扑通——

    只听耳边传来一声闷响,一直没怎么说话的柱子娘经不住沈忘心的话,整个人瘫软在地上,重重地给沈忘心嗑了个响头。

    “沈小大夫您行行好,我和柱子他爹都在县里干活,孩子得病的时候,我公公婆婆瞒得紧,我们也不知道。”她瞧了眼自家男人,恨恨地说道,“我现在是恨不得撕了他们,他们再混也不能拿我儿子的命开玩笑啊!”

    “你能闭嘴不?”柱子爹狠狠地瞪了柱子娘一眼,“再说我爹娘一句试试?”

    他爹娘一辈子没给人跪下过,到老了却要跪一个小丫头是什么道理?他们父妻二人到县里干活,把儿子留给爹娘看护已经够不孝了,他若早知道会发生这事,便是死也不让柱子到这看病的!

    “说就说!”柱子娘的声音都尖锐起来,高声道,“要不是你爹娘,我们柱子能受这么大的罪?他们干的混账事多了去了,为老不尊,还不许我说?要柱子不是我亲生的,要我是沈小大夫,我都恨不得往药方里掺毒药!”

    柱子爹说不过他媳妇儿,找了半天也没找到趁手的工具,巴掌扬在天上扬了半天,却被沈忘心冷冷地瞪了一眼。

    不知怎的,他竟觉得从背脊生出一股凉意,只好弱弱地把手收了。

    “爹,娘……你们别吵了。”这时候,一直昏睡不醒的柱子,突然虚弱地睁开眼睛,歉意地看向沈忘心,“姐姐,那天的事情是我不对,爷爷和奶奶骗我说,已经把银子付给你了。不要怪我爹娘,要怪就怪我吧。”

    柱子爹立刻睁大眼睛:“柱子,你病糊涂了吗?咱们犯得着向她认错?”

    沈忘心叹了口气,大人们再怎么坏,孩子终究是无辜的。

    她瞥了一眼两夫妻,走到他们面前抽出柱子的手把了把脉,发现虽然还烧着,但至少病情还没恶化,便问道:“我原先的药方可带着了?事实已摆在眼前,我不想与你多争辩,孩子都已经承认了,你们又何必嘴硬?”

    药方他们自然是带着了,连忙拿出来递给沈忘心。

    沈忘心将药方放在樟树底下的石桌上,打算在上头再添一味药,发现手头没笔,又问道:“你们谁借只笔给我。”

    谁知,柱子爹一见沈忘心要开药,以为她向自己服了软,得意地说道:“早干什么去了?要是我家柱子出了什么事情,你这处也不好交代不是?”

    沈忘心冷笑道:“交代?既然你要个交代,那我不妨把丑话先说在前头。原本我是可以给你们把药抓全的,可你父母趁我不在,将我药柜里的药材糟蹋得乱七八糟,这便叫自绝生路。介于你家中人做下的丑事,我也不敢再看轻你们,之前的药材与诊疗费,一共三两银子,你先拿出来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三两银子!”柱子爹脸色一变,顿时惊呼出声,“不就是发热,随便一副药就压下去了,用得着三两银子?”

    “三两银子你还嫌多,又为何巴巴地找上门来,求我们沈小大夫救你家儿子的命!”陈先总算找到说话的机会,把一肚子的气都冲着柱子爹发了出来,“我告诉你,你父母不单只把药堂砸了,还把我爹打了一顿。我原本是不屑与你们计较的,既然你们不识抬举,那我就来和你们讨教讨教,要赔我爹多少银子才算好!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!我爹娘怎么可能无缘无故打你爹!”柱子爹的脸色狰狞起来,大有陈先不拿出证据,他就奉陪到底的架势。

    柱子已经没有力气说话,紧紧拽住他爹的袖子不放。

    沈忘心那边就向他要三两银子了,陈先这边如果还要赔偿,那他夫妻两人大半年的收入,岂不是都要没了!就算是自己爹妈真的打了老陈头,他也绝对不会承认的!

    “不行,你们这是落井下石!”柱子爹大声嚷嚷,“沈小大夫是吧?你说的三两银子不给我算清楚了,我是绝对不会付钱的!”

    沈忘心就怕他不提这岔,放下手中的毛笔说道:“既然你想算,那我就同你算清楚了。单只方子里的老参,就值一两银子。旁的先不说,荣春堂的胡大夫,以及县里马大夫的出诊费我还没同你算,他们两个可是整整看护了柱子一整夜,这些钱你总得补上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情柱子爹是知道的,可他没想到沈忘心居然真的会提出来。

    沈忘心又笑了笑,问道:“你来这里找我看病,可是因为县里的大夫都不愿替柱子医治?你便没有想过,这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柱子爹愣了愣,经过沈忘心这么一提醒,他才想到难不成县里的大夫不愿意出手,都是因为自家爹妈逃了胡大夫和马大夫的诊金?

    他只觉得自己胸口憋的一口气,也一下子泄干净了,一时之间竟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倒是柱子娘狠狠拧了下他的胳膊,从他怀里掏出一个银袋子,把整个银袋子都塞进沈忘心手里:“沈小大夫,求您大人不计小人过,救救我家儿子吧!这里是整整三两银子,求您看在孩子无辜的份上,出手救救他吧!”

    沈忘心见他愣住,便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,可她也没有特意解释,让他误会便误会了罢。反正,她以后不会再给这家人看病了,只要把银子收回来,就把他们都列进黑名单里。

    只是可怜了孩子,怕要被这一大家子极品耽误。

    沈忘心这么想着,接过了柱子娘手里的银袋子,打开袋子一看,里头确实足足三两银子。她没有再多说话,而是接过不知谁递过来的笔,在纸上写下银花和野菊这几味药。

    这次,沈忘心给柱子配的药,便叫银菊白虎汤。银花即人们常说的金银花,又有别名叫做忍冬,用作药材有清热解毒之效,虽然属寒,却又不会轻易伤胃,很多治发热的药方里,都会用到银花。

    当年她在中医院实习的时候,恰好遇到研讨小组治疗脑膜炎,于是便把药方记在心里,谁知道今天便派上了用场。

    柱子爹娘接过药方之后,不敢在溪头村多留,抱着孩子灰溜溜地走了。

    

九游棋牌大厅咋不能用 本文网址:http://montes131.com/book/99/99485/26125389.html,手机用户请浏览:http://m.d3zww.com/99_99485/26125389.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