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中文网 > 都市小说 > 娇华 > 490 越渐蹊跷(一更)

490 越渐蹊跷(一更)

    风过耳廓,如鬼低泣。

    夏昭衣小脸蛋苍白,眼角浮着些许青灰,若非聚魂收神回来的眼眸依然雪亮,沈冽甚至担心她下一瞬就要昏倒在地。

    夏昭衣缓了缓,摇头说道:“没什么,不是要紧的事,我们去找沈谙吧。”

    “要紧,”沈冽肃容说道,“你可知你的脸色有多差。”

    “很差吗?”夏昭衣喃喃重复,顿了顿,转过身去,边走边说道,“走吧,先找沈谙。”

    此行虽不为沈谙,却也因沈谙,只有把沈谙的事情了了,她才有多余心思回石室去好好看看。

    一切恍惚皆因那石室,她的精神能量被那石室消耗的着实严重。

    “阿梨!”沈冽唤住她。

    夏昭衣回首。

    沈冽看着她,想了想,几步上前,在女童跟前躬身蹲下:“我背你吧,在我背上,不说走神,便是睡觉也可,我会保护好你。”

    夏昭衣微愣,望着少年宽阔端挺的脊背,一时不知说什么。

    半响,夏昭衣说道:“不必了,你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她上前伸手,扶住沈冽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若让你背我,我会很窝囊,”夏昭衣说道,“我是想来帮你的,结果却给你添麻烦,我岂不是个笑话吗?”

    沈冽墨眉一拧:“谁会笑话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我真的没事,并非我身体不适硬要逞强,待沈谙那些事了却,我再同你说我心中之虑,我们先去找他吧。”夏昭衣说道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很轻,很温和,又带着病体的微哑,沈冽看着她苍白的脸,心下担忧更甚。

    而她却像是宽慰小弟一样,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从他身边经过了。

    一路往前,灯火通明,远处虽有冲天大水,但潮雾并未散来,廊道里干燥,散着一股霉味,与此地特殊构建有关。

    这一带已被他们寻过,能找到的机关基本已找出,所以回去的路畅行无惧。

    沈谙留下的记号很明显,只是他们沿着记号寻到一个路口时,记号变乱,左右两边都有出现。

    “沈谙的记号,别人在短时间内很难模仿的出,”沈冽说道,“我确认两处记号都是他们所留,不过他绝对不会留下这样两处皆有的记号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两条路皆通呢?”

    “那他也只留一条。”

    夏昭衣点头,望了望四周,从袖中抽出地图。

    “也许我们所发现的那个机关室牵连的机关便是在这。”夏昭衣看着地图说道。

    “廊道会动?”沈冽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夏昭衣点头。

    他们先才寻路时又有数声巨响,加上下来的那一处,前后巨响共有三个方向。

    那满是老鼠的陈骨空地为第一处巨响,大约响了五次,是三处巨响中最为剧烈的一次。

    第二处是大水车方向,前后记不清到底响了几次,响声较沉闷,似闷在锅里的鞭炮声。

    第三处同样沉闷,但面积更广,一共三次不到,响声突起时,他们正在寻路,随着巨响而去,由此在一间地下石室里发现了一个大型机关。

    机关牵连甚广,凭手中火把难以一眼望尽,大大小小的齿轮满是锈迹,缓缓转动着,声音冗沉。

    “当真大手笔,”夏昭衣看着地图,说道,“这千秋殿,我怎么觉得炼丹反倒是其次呢。”

    “像是屠宰场,”沈冽说道,“人命在此太过轻贱,譬如蝼蚁。”

    “想吐……”

    “身体不适吗?”沈冽忙问。

    夏昭衣一顿,扭头看他,弯唇一笑,明眸如星。

    “没,”夏昭衣说道,“我瞎嘀咕的,只是不喜这里。”

    沈冽看着她,清俊眉眼严肃又透着无奈,着实不知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夏昭衣收起地图,看向右手边方向,说道:“应是这条路,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沈冽说道。

    将折好的地图塞回两件衣袖的夹层里,夏昭衣眉眼微拢,一直强令压下去的那股无名之感又袭上心头。

    她抬头看向前方,火光仍明亮。

    地图之外那些她还未去到的黑暗,像是有无数影影绰绰的孤魂在游荡。

    她不信鬼神,真的不信,可她连自己为何还会活着都无法去解释。

    为何是她能重生,又为何在这个叫阿梨的女孩的身子里?

    夏昭衣忽然忆起那日,林又青将“夏大小姐”的骨灰交付到她手中,一瞬间的彻骨冰寒,瞬息将她置于天地人间,四方宙宇之外,洪荒来的大水侵吞着她,她根本难以去抵抗,螳臂当车。

    如今,她太低估这个地方了,来时没有料到会这般吊诡古怪,甚至冥冥中似乎同她有着渊源牵扯。

    不过,越是这样,她便越觉得自己来对了。

    暗暗沉了口气,夏昭衣将心底那些情绪再度强压而下,不准它们再干扰她。

    这条路往前,又出现数个路口,这些地方皆能找到沈谙他们所留下的记号,证明没有走错。

    约一刻钟后,他们寻到悬挂着木笼的大空地,七横八纵的锁链悬于空中,十几个木笼垂着,木笼里有白骨。

    再往前是浩大空旷的石阶,台墀横向所漫极长,有一方高耸的大平台在石阶下的视线尽头,平台上有三座大丹炉。

    此处说大殿不像大殿,说空地也不是,空间十分辽阔,所有灯座都亮起,光线依旧弱暗。

    夏昭衣和沈冽下到大石台前,地上有不少蛇尸,远处一条大蛇的尸体嘴中,还有半具留在外面的人身。

    看尸体衣着,是沈谙的人。

    丹炉附近散着许多丹药和残渣,夏昭衣才用巾帕将它们拾起,便听得沈冽的声音,在石台后边发现了一条路。

    “好香啊……”夏昭衣站在台阶口,小鼻子嗅了嗅,说道,“但是我说不上是什么气味。”

    很熟悉,可再闻又很陌生,变成了另一种气味。

    她的鼻子,似乎因为生病而有些失灵了。

    并且有个名字在她喉间,怎么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月下芍。”沈冽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对,”夏昭衣点头,“是月下芍。”

    她最近一次闻到这花香,还是半年前在那龙虎堂,在那山贼儿子的庭院里。

    “这是乔家的,”夏昭衣皱眉,“乔家独有的月下芍,怎会在这?”

本文网址:http://montes131.com/book/51/51379/57361127.html,手机用户请浏览:http://m.d3zww.com/51_51379/57361127.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